点下吧求您了!
这里是陈言!
汝好!
主推/快新/dickJay/timJay/嘉瑞/雷瑞/安艾/七柒/轰爆/出胜/乔西/(排名不分先后)
雷点/嘉金/蝠all/轰出/
偶尔会冒泡发点原创
是一个渣渣没错了
假期里浪荡码文
开学后佛系更文
如有评论回复没回复的话。。。
那我还在学校【或手机英勇牺牲了(悲伤
…………
以上√

我等着你

♢↑题目又是一时脑残的后果

♢特种兵嘉×人妻(?)温柔瑞

♢ooc预警,人物有崩

♢小学生文笔勿喷

♢额嗯是刀糖吧没错
以上✔

下方正文↓

————————————————

嘉德罗斯是一名特种兵

最强大的特种兵

生性高傲,桀骜不驯。除了上头下达的重要任务,其它的,按着自己心情接

一次任务他认识了格瑞,一个冷若冰山的男人,且身手矫健,相貌清冷。

几次交手和闲聊忽然他觉得自己恋爱了,他喜欢格瑞清澈的紫色眸子和冰山外表下掩藏的温柔的心

嘉德罗斯不是什么叽叽歪歪磨磨叽叽的人,说开了做过了就在一起了——反正两人彼此都对对方满意,也找不到有资格能与他们在一起的人,恋爱同居是顺理成章的事

住在一起成了恋人嘉德罗斯才真正察觉格瑞的温柔,他会温柔地在睡觉和起床后给嘉德罗斯一个温柔的吻,会在做完嘉德罗斯爱吃的早餐后温柔地热好一杯牛奶,会在望着嘉德罗斯时露出温柔的表情,会在被嘉德罗斯按在床上亲吻时发出温柔的呻吟

这是别人所不知道的格瑞,在他面前,格瑞的温柔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出任务前也是

每一次出任务前,格瑞都会微微上调嘴角温柔地对嘉德罗斯说声,等你回来

那是嘉德罗斯拼死回来的信念。

一次突如其来的任务,打破了时空的秩序,

也打乱了嘉德罗斯和格瑞生活的宁静。

嘉德罗斯不得不接受任务离家,去摆平只有他能结束的混乱

临走前,格瑞抱抱嘉德罗斯,他说

当心。我等你回来

过程很艰苦,因为毕竟对抗的是搅乱时空的怪兽:他们在空间的裂缝间战斗,破碎的时空碎片发出刺耳的尖叫,星辰飞快地从脸颊耳边擦过

但最终还是回来了,累累伤痕见证着胜利的王的诞生
时空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秩序,可还是有一些细小的地方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化

比如他的朋友安迷修好不容易找着的马突然成了羊;比如死党雷狮珍藏多年的海盗船模型忽然不见了影

于是两人很伤心。

可这又关他嘉德罗斯什么事呢,对他而言重要的只是:
他终于可以回来找格瑞了。

嘉德罗斯很开心,因为格瑞要来机场接他,而这便意味着他很快就可以拥吻格瑞。

下飞机的瞬间,迫不及待给格瑞打电话,十分高兴地问:“格瑞,我到了,你在哪?”

“嗯,我也到了,就在机场外的铁牌子下。”格瑞答,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却给嘉德罗斯带来一种说不清的暖意,一种熟悉的温柔

“好,你站在那别动,我去找你!”

挤过厚实的人群,从高矮胖瘦形态各异的人身旁擦过,想到除了这门口,就可以看到他拼了命也要一直爱的人,回到那个说会一直等他的人身旁

然后他出来了,中间的路程遥远的仿佛当年他历尽艰辛走进他心里的路程

但终归还是走到了。

夜幕早已降了下来,嘉德罗斯抬眼望去,他看到满天星斗泼洒下的星光,看到星光下约定好的铁牌上反着的光,他看到了……

……他什么也没看到。

铁牌下,没有那个等他的人

突然间,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慌了

人呢?!

电话打通,一阵嘶嘶的电音后传来那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

“到哪了?”

和上次一般的语调,这次却让嘉德罗斯的心寒了寒

“格瑞,你是在,凹凸机场外吗”

“嗯。”

“是在那块唯一的铁牌下吗?!”

“……怎么了?”

“等,再等等我!”

嘉德罗斯的心几乎凝冻住,他疯了似的扒开一层层人群开始绕着机场的广场奔跑,金色的眸子不顾一切地穿过阻碍寻找着那个他最熟悉的身影,用他雇佣兵最矫健的身姿,最锐利的双眼。和对那个人深深地思念和爱意
可是他失败了,哪里都没他的身影

又向格瑞确认,又想尽办法找:拍照同一建筑物确认位置,换人少地点再次碰面,用能用的最大声音呼唤对方的姓名

徒劳无果。

然后,再一次再次拨给格瑞的电话过程中,嘉德罗斯忽然知道他为什么刚没找到格瑞时心会那么那么的寒。

他记起此次离开格瑞的原因

杀死怪物。

他记起那个怪物的能力

扭曲时空。

他记起他的好友安迷修好不容易找到的马变成了羊;
他记起他的死党雷狮珍藏多年的船忽然没了踪影。
然后现在,

他的爱人格瑞,那个他们就是遇不上的人

就是遇不上。

于是他知道为什么了。

但是知道的那一瞬间,泪水就从金色的眸子中溢出,如同黄金般,却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是血。

拨通的电话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却不可避免地加上了几分慌乱和紧张

他说“嘉德罗斯…”

他道“格瑞,”然后接着说“现在你在哪。”

“又回到了,那块铁牌下,你…”

“”格瑞,”他打断格瑞说,“我……”

“可能搞坏了些什么”

可能不小心搞坏了些什么让一些东西相隔在咫尺,却再也不能相见……

他说格瑞,我搞砸了,你这次…
……等不到我了。

抬头一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走回了那个约定的铁牌下,单手捏着电话,另一手紧紧握着铁杆,使它变形
明明知道那个他就在身旁,甚至他们可能现在握着同一根铁杆,可,却……
……瞧不见他。

嘉德罗斯不知道格瑞现在是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他的神色是有怎样的变化,不知道他有没有慌乱,他只知道他在哭,在落泪。

“嘉德罗斯。”格瑞清冷的声音断断续续传了过来,他说,“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嘉德罗斯和格瑞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六年前。一次任务,嘉德罗斯被派去杀死一个很有权势的黑帮头目,其实并不困难,却略有复杂,需要让人看不出痕迹。嘉德罗斯极烦这种杀的不利索的工作,但还是去了
那便是他俩的初遇,安静却不和谐。

当嘉德罗斯到达现场时,只看见空空如也的别墅和站在中间脸颊粘血的格瑞,手握一把匕首,紫色的眸子中闪过狠厉的光,但一闪即逝,额前箍着黑色的发带,银白色的头发本该柔柔软软的,许是因为打了发胶束束立于脑上。瞧见嘉德罗斯的到来,并没有慌张,只是冷漠地撇了他一眼。

嘉德罗斯以为他就是这次猎物,寻思着格瑞实力应该不错,眸子露着兴奋的光冲了上去,将背后斜背的棍子抽出对着格瑞面门便是一棒。格瑞身形闪转腾挪,躲过一击,也不做过多解释,回身边和嘉德罗斯战到一处。

“误会”解开时两人已经打到白热化阶段了,嘉德罗斯并没有听进耳麦中指挥员的话,拔出一脚踩烂,冲着格瑞露出一个疯狂的笑。

而这场战斗的结局是以平局结尾的,如果不是远处渐渐赶来的警卫人员,也许还可以持续一会。警笛响起时两人双双分开,嘉德罗斯狂妄地笑着,他说“来日再战!”格瑞依然面无表情,他说,“我等你。”

是啊,我等你。

第二次见面与第一次相聚半年,相见时是在嘉德罗斯回家路上破旧的巷子里,格瑞赤手空拳将几个想打劫他的青年打地半死不活,然后冷漠地站在一堆倒下的人中间。嘉德罗斯看见了了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打了起来,直到东方依见白肚皮。然后这一次,格瑞依然留下一句“我等你”,而嘉德罗斯终于知道了他的对手叫格瑞。

后来偶遇的次数就突然频繁了起来,于是变从开始的一味打架转化为了喝酒撸串,邀出自己的朋友安迷修雷狮,吃的其乐融融。但无论如何,格瑞临走前都会轻轻说一声,我等你。

我等你。

是啊,是什么时候从对手化为朋友然后成为恋人的?太久了,也许有三四年了吧。但始终记得的,是格瑞从开始就说的“我等你”了吧,从一开始的杀意慢慢,到现在的温婉柔和,这三个字,从来没变过。

所以现在,格瑞的声音穿过即将完全撕裂的空间 他说,“嘉德罗斯,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一直,永远,我着等你……

所以嘉德罗斯,我希望你不放弃,不颓废,我希望你必须找到我,因为我在等你。

别让我失望,我们,可都要因此努力。
……我会一直等你。

这也许是格瑞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他透过最后尚未被时空切断的电话线,留下了与他的嘉德罗斯最后的语音。他告诉嘉德罗斯,他在等他,他会等他,会一直等他,然后就留在了那个没有嘉德罗斯的世界,把断断续续的语言留给了这个时空没有格瑞的嘉德罗斯的手机上,和他的心里。

嘛,也许这个现况持续一会就结了,因为铁牌下人群中的嘉德罗斯忽然直起了人,眼角眉梢是当年的张狂,嘴角是一个神明般的的笑。

他说,好,格瑞,我一定会找你回来

等着我。

——fin.——

在这里祝各位五一快乐!
是贺文吧没错了【笑】
本来想清明写完发出来的可因为种种原因(懒)脱到了现在哈哈【误】
文笔很烂求各位太太大佬点评
额嗯也许会有一篇格瑞视角的后续什么的吧(对明年的这个时候没准就写完啦)【←划掉】
求推荐收藏和评论,不过各位的评论如果没有及时回复的话是在学校哦【本人住校+不让带智能手机】
感谢各位阅读!感谢各位评论!

本人先溜了溜了。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