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下吧求您了!
这里是陈言!
汝好!
主推/快新/dickJay/timJay/嘉瑞/雷瑞/安艾/七柒/轰爆/出胜/乔西/(排名不分先后)
雷点/嘉金/蝠all/轰出/
偶尔会冒泡发点原创
是一个渣渣没错了
假期里浪荡码文
开学后佛系更文
如有评论回复没回复的话。。。
那我还在学校【或手机英勇牺牲了(悲伤
…………
以上√

【嘉瑞】摆渡人

♢本文cp向为嘉瑞,有一点点的安雷(太少了就一点点所以不占tag了)

♢如果有cp洁癖的误入(本文有一点点说不清的诡异(不是))

♢有私设,有严重ooc(呜原谅我还不太能掌握这几个刺头的性格)

♢原梗为摆渡人,撞梗致歉

♢文笔渣求原谅。

*下方正文

——————

摆渡人

01

一个白发紫眸的男子站在丘堆顶峰,冲着丘堆下一个金发的男子大喊

“嘉德罗斯,快过来!”

嘉德罗斯站在下面,似乎是在发呆。听到这一声,身体猛地战栗了一下。停顿,回头

“格瑞!”

大喊一声,然后狂奔上去

02

“格瑞!”嘉德罗斯不费吹灰之力冲上顶峰,拉着格瑞的肩膀,随之是掩不住的欣喜,几乎忘乎所以,便想拥吻格瑞,却在半路硬生生停下。目光在格瑞身上脸上扫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垂下眼睑,便是短暂的沉默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格瑞想抬起手拍拍嘉德罗斯打破这诡异的沉寂,却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被另一只手悄悄拉住

“格瑞 ,我想你了……”

03

格瑞被嘉德罗斯拉住手,没有撤回,没有反抗,只是略微皱了皱眉,然后反扣上他的手,将他拉住,不容置疑

“跟我来!”

04

格瑞拉着嘉德罗斯的手,在前面走着,到后来,渐渐地加了些速,然后踏上了一片长满野草的荒野。嘉德罗斯也不言语,只是撅起嘴,默默被他拉着,并不挣扎

就这么走了好久,临近日暮,在荒野的缝隙间,看见了一座孤零零的木屋,走上前细看,发现它宛如一个小型的荒野,杂草丛生,破败不堪

但格瑞丝毫没有嫌弃,就这么领着他进去。

反身,将破烂不堪的木门勉强关上,找了一些木板来挡门,又找了一小堆草垛,生了火

回过身,看着那个一直注视着自己一举一动的男子,紫色的眸子眯了眯

“去休息,嘉德罗斯。明天还要接着赶路。”

那个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男子金色眸子中的光芒不减,听到这句,深深看了一眼对方的宛如宝石般深邃的紫色眼眸,然后轻轻说了声

“好。”

05

半夜的木屋外并不风平浪静,即使是塞住耳朵也能清楚听见木屋外,一声接一声野兽的嘶嚎。两个看似很熟的人就那么呆在木屋内,一个半坐着,一个半躺着,两人之间隔着好大的位置。屋内很安静

谁也没说话

06

第二天清晨,格瑞悠悠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睡着了,蒙地跃起想将嘉德罗斯唤醒,却看见那个本该躺着睡在火堆旁的男子不知何时早已站在了屋外。今天是个好天气,初日的金光撒在他的身上,宛如神明一般

“格瑞,”他听见了身后的动静,“我们接着赶路吧,你要向哪走。”回过身,是一个灿烂的笑容,冲着屋内那个微微发愣的男子。

“嗯,”格瑞缓过了神,轻叹了口气“走吧,嘉德罗斯。跟着我。”

07

度过了第一个夜晚的尴尬,嘉德罗斯就好像变了个人,不,准确来说,是变得和个大小孩似的:白天在荒原上飞奔,一个不注意就没了影,好不容易找着了人却好笑地发现一个大男人躺在密密的野草中睡熟了。难得的蝴蝶飞来,落在他鼻尖,像诗歌一般。

沉默的看了一会,格瑞毫不留情地唤醒了他,金色的睫毛微震,然后睁开了眼

“哟,格瑞!”他说,“终于来了,我这一觉睡得可香了!”

啧,格瑞皱着眉 “快起来,天要暗了。”他说。

“嘿嘿,格瑞你放心好了,谁怕那些渣渣啊。”

我怕。格瑞这样想着,将嘉德罗斯一把拉起,向着远方的下一个小木屋走去

08

他不记得这是与嘉德罗斯在这片荒凉而危机四伏的荒原上行走的第几天了,格瑞将头埋在臂间,坐在木屋的地板上,沉思

嘉德罗斯,他真是个很大的问题,格瑞这样想着。

在第一天踏上这片荒原开始,嘉德罗斯就从没问过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只是不言不语地跟在他身旁,
有时淘气似得跑出去,找到他时,却依旧只是一个人不知死活地或坐或卧,金色的瞳眸注视着远方荒原的地平线,嘴角带着笑

真的,格瑞很头疼,他不知道嘉德罗斯他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总觉得那张脸留给过他很深的印象,却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

但格瑞却深知一件事,这个嘉德罗斯,有着超乎想象的强大

09

格瑞回忆起了那天,天色都已很黑了,他们却还未找到那个容他们身躯的小屋,格瑞心中万分焦急,因为他深知,那群早已悄悄包围上来的野兽,是不会留给他们什么机会的。而且,嘉德罗斯,那个让他头疼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这群危险的家伙能将他分解的多么彻底!

也许是艺高人胆大吧,那个金发男子听到了“野兽”们的声音,顺手就从地上捡起一根鹅蛋粗细的木棍,大喊一声就往外冲,还不忘顺手拉格瑞一把

还好那一晚在嘉德罗斯挥舞的木棍和格瑞指尖偶尔闪过的电光中有惊无险的度过

完全的夜降临之前,他们终于找到了一间小小的救命的木屋,安全度过了一夜

10

嘉德罗斯从不问格瑞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即使被夜幕降临时突然扑上来的“野兽”擦破了手臂也从不发问,他总是在被袭击之前或之后,找到一件得手的武器,大喊一声“渣渣!”,将它们狠狠打烂

他也很少与格瑞有肢体上的接触了,只是不停眺望远方的地平线,眼中闪着不知名的期盼

11

日子日复一日过去,凭着两人的强大,在某一天太阳将落西山时,他们看到,远处,有一片平静如镜的湖。在夕阳余晖的反射下,闪着粼粼的光亮

“喂,”一直沉默不语嘉德罗斯突然拦住了正欲再往前行的格瑞,他说,“反正也大概是最后一天了,今天早点收工吧…”

格瑞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嘉德罗斯说,好吧?摆渡人。

12

夜的幕布早已让神明给遮上,有些破旧的小屋内,柴火噼里啪啦地响着,本该睡觉休息为明天做准备的二人却端端正正地坐着,却相对无言

直到,格瑞开口,终于打破这该死的沉默

他问,你知道你已经死了,而我不是你的那个格瑞
对吗,嘉德罗斯

明明是个疑问句,却被这个白发紫眸的男子硬生生转换成了疑问句

“对呀,”嘉德罗斯答,“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已经死了,而格瑞……”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

“而格瑞,我知道我死了后,便能与他相会了……”

……所以我很开心,开心到……

……我差点把你当成了格瑞

12

这个不是格瑞的白发男子,我们姑且称他为瑞格吧。听到这里,突然仰天大笑,然后听到四周随之附和的野兽长鸣,又赶紧捂住了嘴。

瑞格脸上原本属于格瑞冷漠的神情立刻消失,换成了痞子一般的笑。将原本扎在额头的发带向后脑拉了拉,使得额前的碎发全部箍在脑后,然后晃了晃头,才开口继续说:“你说你早就知道了,怎么不早说。你不知道本大爷这一路上为了假扮你的小情人把你顺利带到这里废了多大心思吗!”停了停,他喘口气接着说,“还有那个该死的系统!凭什么有这个设定摆渡人得化成灵魂心中最信赖(依赖)的对象的外貌和性格啊!烦死本大爷了。喂,灵魂,你为什么不早说!”

嘉德罗斯撇撇嘴,丝毫没有耐心:“切,渣渣不配知道原因!”

13

暂名为瑞格的摆渡人好笑地挥了挥手,就好像一个大人不和小孩子计较。然后翘起二郎腿,将手枕在脑后,迷着眼睛问一旁看到他这个表情动作咬牙切齿的嘉德罗斯:“喂,灵魂,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明天就是这趟旅行的最后一天了,本大爷心情好,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赶紧问。”

听到这里,一旁原本还一副将欲打人模样的嘉德罗斯忽然冷静下来,托着下巴思考着。半晌抬起头,呆呆地问:

“喂,你觉得……我,眼熟吗?”

14

听到这里,瑞格突然坐起身,也是直勾勾地看着嘉德罗斯,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好一会,才开口说:

“其实……刚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在哪见过……你这么一说……好像想起来了……”

“!”

15

“好像……在很久以前,在我带一个长得和我现在这样的灵魂时,我就是化成你的样子……”

瑞格看着旁边小水洼中倒影着自己的影子,缓缓地说
“那个灵魂的名字……好像叫格瑞。”

…………

16

短暂的沉默后,瑞格抬起头,再看嘉德罗斯时,发现他整个人都埋在膝间,身体微微颤抖。

正当瑞格琢磨着他的灵魂怎么了时,嘉德罗斯先开口了
“喂,渣渣…”,他说,声音有点哽咽,“那个名叫格瑞的灵魂,走过了这篇荒原吗。”

瑞格沉默了,思考了好久,然后用那双紫色的眼眸看着嘉德罗斯。他说

“那个格瑞,他说在荒原的那一边等你。”

17

新的一天,艳阳高照,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嘉德罗斯更加的狂放,那个原本平时冷漠的格瑞也突然热情起来

穿过了那无尽的荒原,度过了无数的凶险,眼下终于到了,那金色的界限边缘……

18

度过了那么多天的煎熬,我终于带着我最讨厌的灵魂来到了这灵魂最终的目的地,这个讨厌的灵魂,嘉德罗
斯,在穿过金色界限边缘时还和我唠嗑,还冲我竖起大拇指,笑的一脸灿烂的说我一定是渣渣中的好人?!

……哦这是谢谢了你们这些该死的狗情侣

完了还不忘嘚瑟什么“祝我们幸福啊,渣渣摆渡人!”、“你也会找到自己的真爱的相信自己吧渣渣!”

……喔嘉德罗斯是吧,记住你了。你就等着自己一时笑的开心吧回头看你那宝贝小情人看你这么快就来了还不neng死你去

好的拜拜了讨厌的灵魂

我这么想着,终于可以换回我最喜欢的面貌了,虽然马上要去接下一个灵魂,可在中途换换面貌也是不错的

这么想的,我也这么做了,顷刻,白色中长发换成了黑色短发,紫眸还是紫眸,额上黑色的发带也换成了印着星星的头巾。外套,夹克,长裤。

出去走了不远就遇到了个穿着增高鞋的男人,兴致一高了,一脚踹向他后腰

“哎哟,恶党!”正在一边走一遍哼歌的增高鞋男几乎摔了个狗啃屎,站起来哼哼唧唧几声就从旁边捡起两根树枝反击

我快速闪过,道:“本大爷才没有闲情雅致陪笨蛋在这瞎闹。我们可是摆渡人,哪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快走了!”

那个男子又嘀咕了几句,无奈叹口气,说声“看在下一个灵魂有可能是小姐的份上饶过你”后赶紧跟了上来,还是趁机踹了我一脚

唉,我摆渡人枯燥而无味的人生!虽然常常要遇到讨厌的灵魂,可有时能有这样的日子,时光,好像不是全都那么无趣。

那,将就下,就这样吧。

不知觉中和那个男子殴打成一团的我,这样想着。

——end——

一些话:相信大家看出来了,这是一篇没有真正的瑞的嘉瑞文,我这个格瑞的亲妈厨实在是不好意思,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一篇小甜文了(吧?),后面嘉瑞见面的场景留白,也许是为了给嘉德罗斯一个更好的机会与格瑞做一些亲密的事吧【bushi,额嗯也许会有一个以嘉德罗斯为视角的番外?(当然对于我这个懒到极致的人来说是不可能有后续的吧(不是))…………

至于结尾传说中的安雷,其实应该是友情吧(⊙_⊙)……反,反正就是写的很差啦(呜哇T^T),下,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结尾问什么一直不写那两人的名字……额嗯我想吧就是摆渡人要变换成无数个人无数个名字,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准确的名字的……反正大家心里知道他俩是谁就好(滑稽(bushi)),还有变换成自己最喜爱的相貌和那个化成变化的那个人的性格也是我擅自加的!原文中没有没有哦(笑)。

嗯总之就是这样,我写的差,先溜了溜了…………

求各位大佬点评!!!!!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