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下吧求您了!
这里是陈言!
汝好!
主推/快新/dickJay/timJay/嘉瑞/雷瑞/安艾/七柒/轰爆/出胜/乔西/(排名不分先后)
雷点/嘉金/蝠all/轰出/
偶尔会冒泡发点原创
是一个渣渣没错了
假期里浪荡码文
开学后佛系更文
如有评论回复没回复的话。。。
那我还在学校【或手机英勇牺牲了(悲伤
…………
以上√

我等着你

♢↑题目又是一时脑残的后果

♢特种兵嘉×人妻(?)温柔瑞

♢ooc预警,人物有崩

♢小学生文笔勿喷

♢额嗯是刀糖吧没错
以上✔

下方正文↓

————————————————

嘉德罗斯是一名特种兵

最强大的特种兵

生性高傲,桀骜不驯。除了上头下达的重要任务,其它的,按着自己心情接

一次任务他认识了格瑞,一个冷若冰山的男人,且身手矫健,相貌清冷。

几次交手和闲聊忽然他觉得自己恋爱了,他喜欢格瑞清澈的紫色眸子和冰山外表下掩藏的温柔的心

嘉德罗斯不是什么叽叽歪歪磨磨叽叽的人,说开了做过了就在一起了——反正两人彼此都对对方满意,也找不到有资格能与他们在一起的人,恋爱同居是顺理成章的事

住在一起成了恋人嘉德罗斯才真正察觉格瑞的温柔,他会温柔地在睡觉和起床后给嘉德罗斯一个温柔的吻,会在做完嘉德罗斯爱吃的早餐后温柔地热好一杯牛奶,会在望着嘉德罗斯时露出温柔的表情,会在被嘉德罗斯按在床上亲吻时发出温柔的呻吟

这是别人所不知道的格瑞,在他面前,格瑞的温柔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出任务前也是

每一次出任务前,格瑞都会微微上调嘴角温柔地对嘉德罗斯说声,等你回来

那是嘉德罗斯拼死回来的信念。

一次突如其来的任务,打破了时空的秩序,

也打乱了嘉德罗斯和格瑞生活的宁静。

嘉德罗斯不得不接受任务离家,去摆平只有他能结束的混乱

临走前,格瑞抱抱嘉德罗斯,他说

当心。我等你回来

过程很艰苦,因为毕竟对抗的是搅乱时空的怪兽:他们在空间的裂缝间战斗,破碎的时空碎片发出刺耳的尖叫,星辰飞快地从脸颊耳边擦过

但最终还是回来了,累累伤痕见证着胜利的王的诞生
时空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秩序,可还是有一些细小的地方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化

比如他的朋友安迷修好不容易找着的马突然成了羊;比如死党雷狮珍藏多年的海盗船模型忽然不见了影

于是两人很伤心。

可这又关他嘉德罗斯什么事呢,对他而言重要的只是:
他终于可以回来找格瑞了。

嘉德罗斯很开心,因为格瑞要来机场接他,而这便意味着他很快就可以拥吻格瑞。

下飞机的瞬间,迫不及待给格瑞打电话,十分高兴地问:“格瑞,我到了,你在哪?”

“嗯,我也到了,就在机场外的铁牌子下。”格瑞答,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却给嘉德罗斯带来一种说不清的暖意,一种熟悉的温柔

“好,你站在那别动,我去找你!”

挤过厚实的人群,从高矮胖瘦形态各异的人身旁擦过,想到除了这门口,就可以看到他拼了命也要一直爱的人,回到那个说会一直等他的人身旁

然后他出来了,中间的路程遥远的仿佛当年他历尽艰辛走进他心里的路程

但终归还是走到了。

夜幕早已降了下来,嘉德罗斯抬眼望去,他看到满天星斗泼洒下的星光,看到星光下约定好的铁牌上反着的光,他看到了……

……他什么也没看到。

铁牌下,没有那个等他的人

突然间,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慌了

人呢?!

电话打通,一阵嘶嘶的电音后传来那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

“到哪了?”

和上次一般的语调,这次却让嘉德罗斯的心寒了寒

“格瑞,你是在,凹凸机场外吗”

“嗯。”

“是在那块唯一的铁牌下吗?!”

“……怎么了?”

“等,再等等我!”

嘉德罗斯的心几乎凝冻住,他疯了似的扒开一层层人群开始绕着机场的广场奔跑,金色的眸子不顾一切地穿过阻碍寻找着那个他最熟悉的身影,用他雇佣兵最矫健的身姿,最锐利的双眼。和对那个人深深地思念和爱意
可是他失败了,哪里都没他的身影

又向格瑞确认,又想尽办法找:拍照同一建筑物确认位置,换人少地点再次碰面,用能用的最大声音呼唤对方的姓名

徒劳无果。

然后,再一次再次拨给格瑞的电话过程中,嘉德罗斯忽然知道他为什么刚没找到格瑞时心会那么那么的寒。

他记起此次离开格瑞的原因

杀死怪物。

他记起那个怪物的能力

扭曲时空。

他记起他的好友安迷修好不容易找到的马变成了羊;
他记起他的死党雷狮珍藏多年的船忽然没了踪影。
然后现在,

他的爱人格瑞,那个他们就是遇不上的人

就是遇不上。

于是他知道为什么了。

但是知道的那一瞬间,泪水就从金色的眸子中溢出,如同黄金般,却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是血。

拨通的电话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却不可避免地加上了几分慌乱和紧张

他说“嘉德罗斯…”

他道“格瑞,”然后接着说“现在你在哪。”

“又回到了,那块铁牌下,你…”

“”格瑞,”他打断格瑞说,“我……”

“可能搞坏了些什么”

可能不小心搞坏了些什么让一些东西相隔在咫尺,却再也不能相见……

他说格瑞,我搞砸了,你这次…
……等不到我了。

抬头一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走回了那个约定的铁牌下,单手捏着电话,另一手紧紧握着铁杆,使它变形
明明知道那个他就在身旁,甚至他们可能现在握着同一根铁杆,可,却……
……瞧不见他。

嘉德罗斯不知道格瑞现在是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他的神色是有怎样的变化,不知道他有没有慌乱,他只知道他在哭,在落泪。

“嘉德罗斯。”格瑞清冷的声音断断续续传了过来,他说,“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嘉德罗斯和格瑞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六年前。一次任务,嘉德罗斯被派去杀死一个很有权势的黑帮头目,其实并不困难,却略有复杂,需要让人看不出痕迹。嘉德罗斯极烦这种杀的不利索的工作,但还是去了
那便是他俩的初遇,安静却不和谐。

当嘉德罗斯到达现场时,只看见空空如也的别墅和站在中间脸颊粘血的格瑞,手握一把匕首,紫色的眸子中闪过狠厉的光,但一闪即逝,额前箍着黑色的发带,银白色的头发本该柔柔软软的,许是因为打了发胶束束立于脑上。瞧见嘉德罗斯的到来,并没有慌张,只是冷漠地撇了他一眼。

嘉德罗斯以为他就是这次猎物,寻思着格瑞实力应该不错,眸子露着兴奋的光冲了上去,将背后斜背的棍子抽出对着格瑞面门便是一棒。格瑞身形闪转腾挪,躲过一击,也不做过多解释,回身边和嘉德罗斯战到一处。

“误会”解开时两人已经打到白热化阶段了,嘉德罗斯并没有听进耳麦中指挥员的话,拔出一脚踩烂,冲着格瑞露出一个疯狂的笑。

而这场战斗的结局是以平局结尾的,如果不是远处渐渐赶来的警卫人员,也许还可以持续一会。警笛响起时两人双双分开,嘉德罗斯狂妄地笑着,他说“来日再战!”格瑞依然面无表情,他说,“我等你。”

是啊,我等你。

第二次见面与第一次相聚半年,相见时是在嘉德罗斯回家路上破旧的巷子里,格瑞赤手空拳将几个想打劫他的青年打地半死不活,然后冷漠地站在一堆倒下的人中间。嘉德罗斯看见了了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打了起来,直到东方依见白肚皮。然后这一次,格瑞依然留下一句“我等你”,而嘉德罗斯终于知道了他的对手叫格瑞。

后来偶遇的次数就突然频繁了起来,于是变从开始的一味打架转化为了喝酒撸串,邀出自己的朋友安迷修雷狮,吃的其乐融融。但无论如何,格瑞临走前都会轻轻说一声,我等你。

我等你。

是啊,是什么时候从对手化为朋友然后成为恋人的?太久了,也许有三四年了吧。但始终记得的,是格瑞从开始就说的“我等你”了吧,从一开始的杀意慢慢,到现在的温婉柔和,这三个字,从来没变过。

所以现在,格瑞的声音穿过即将完全撕裂的空间 他说,“嘉德罗斯,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一直,永远,我着等你……

所以嘉德罗斯,我希望你不放弃,不颓废,我希望你必须找到我,因为我在等你。

别让我失望,我们,可都要因此努力。
……我会一直等你。

这也许是格瑞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他透过最后尚未被时空切断的电话线,留下了与他的嘉德罗斯最后的语音。他告诉嘉德罗斯,他在等他,他会等他,会一直等他,然后就留在了那个没有嘉德罗斯的世界,把断断续续的语言留给了这个时空没有格瑞的嘉德罗斯的手机上,和他的心里。

嘛,也许这个现况持续一会就结了,因为铁牌下人群中的嘉德罗斯忽然直起了人,眼角眉梢是当年的张狂,嘴角是一个神明般的的笑。

他说,好,格瑞,我一定会找你回来

等着我。

——fin.——

在这里祝各位五一快乐!
是贺文吧没错了【笑】
本来想清明写完发出来的可因为种种原因(懒)脱到了现在哈哈【误】
文笔很烂求各位太太大佬点评
额嗯也许会有一篇格瑞视角的后续什么的吧(对明年的这个时候没准就写完啦)【←划掉】
求推荐收藏和评论,不过各位的评论如果没有及时回复的话是在学校哦【本人住校+不让带智能手机】
感谢各位阅读!感谢各位评论!

本人先溜了溜了。

【嘉瑞】再一次(上)

♢↑题目是脑残后的结果

♢是刀,但原谅我文笔渣写不出那种感觉

♢有流血,有ooc

♢短小

♢写崩了文笔差求原谅

下方正文✔

————————

绿色的大刀洞穿了人造人的身体,男孩猖獗不急的笑声最后一次回荡在已化为废墟的大赛上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恭喜啊!”

是你赢了……


格瑞的神色淡漠,人造人或金或红的血液溅在他的身上脸上,染红了洞穿他身体的大刀

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却恰恰将它们晕染开了,格瑞又忽然想起,他和男孩还是恋人时,男孩总是俯伏在他耳边说的一句话

“你的白发紫眸,是沾染的鲜血,洗之不去的颜色。

所以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强大,喜欢你美的惊心动魄…”



曾经伏在他耳边说这话的男孩双眼已闭上了,创世神的光芒笼罩下来,照亮了周围参赛者们的尸体。那些永眠的人们啊,身体逐渐消散,只剩下了一颗内核,摇摇晃晃地扶着白光向上。


格瑞勉强睁开双眼,在白光中,他看到了那么多熟悉的人,是曾经的伙伴


他看到了一个邪恶的海盗头子,胸口被一把细长的剑穿透,却没有不甘,只有嘴角一抹抹不去的笑

他看到了一个没马的不屈骑士,胸口同样是插着一把细长的剑,也没有不甘,只是淡淡的苦笑着


他看到他唯一的亲人,那个老爱傻笑的发小,一半的目还是蓝的那么澄澈,另一只眸却染上了血色

他有两道伤,一处是撕裂开自己胸膛的手,一处是砸烂他面目的大棍


他还看到了他曾经的恋人,那个男孩,那个人造人。同样是没有愤怒,没有不甘,也是只有满面的他们刚开始相恋的笑

是啊,他还记得,男孩在第一封寄给他自己写的情书,是多么绞尽脑汁,尽力写出一种成熟而又霸气,对他充满的满满的欲望

“如果你可俯首垂眉称我为王,我愿拥你入怀轻吻你的胸膛”,也许是勉勉强强脱离了原来幼稚的话语,却依然还是幼稚的思想。但为了能做到这点,想必看了不少雷德私藏的言情小说吧。


他又猛然间想起了那个爱看言情小说的机器人,和机器人爱的那个敬仰男孩的少女。那天,他站在机器人和少女尸体的一边,绿色的大刀上沾染着血迹,挡在金的面前。而尸体的那一边,是满眸悲愤的男孩,大罗神通棍指着格瑞的面门,紧咬下唇,却还是没打下去。最终将大棍向地一戳,卷起一阵巨尘,过后,消失不见

后来,格瑞看到那个男孩,在那个让他不得不逃离的地方,静静地站了好久。最后,轻轻插上了两束花



“勇敢的参赛者……”创世神的声音将格瑞的思绪终于拉了回来,“勇敢的参赛者,你是本届比赛的第一名,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格瑞这下真不知道他当初来才加凹凸大赛的目的是什么了,但记起了又怎么样?个人微不足道而渺小的愿望,值得以这么多人倒下的鲜血为代价吗?

真的值得吗……



“勇敢的参赛者,”神的声音再次响起,“每个人的愿望不都是单纯的欲望吗,一个自己私人的愿望,不需要思考太长的时间……”

“我是创世神,我可以满足你任何除复活全员外的需求,名为格瑞的参赛者啊,赶快领取你属于第一名的奖励吧……”

感谢你啊,取悦了神……

……再一次的……


听闻此话格瑞将嘴唇咬的死死的,咬的泛了白,直至流血,手中提着沾满鲜血的烈斩,无力地垂指地面。沉默半晌,终于开口

“没有什么愿望能比得上这么多参赛者的鲜血……既然,不能复活大家,那……就让这一切重新开始吧,重新开始在大赛开始的那一天。”

……如果能再来一次,也许……就有办法能把所有人都救下了吧。

……也许,能够多争取一些时间,来慎重思考吧。

……也许,我也能和他,

重新开始吧……

—tbc.—

ps.别打我还有后续啊啊啊——(惨叫声)。呢啥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的可身为学生党我深深地热爱上了作业【不是】…………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还有如同小山一样高的作业没写完呜呜呜等我补完作业再更下半章我对不起大家啊(哭成个智障)

我写得差先滚去写作业了,溜了溜了

求各位太太大佬点评!!!

【嘉瑞】摆渡人

♢本文cp向为嘉瑞,有一点点的安雷(太少了就一点点所以不占tag了)

♢如果有cp洁癖的误入(本文有一点点说不清的诡异(不是))

♢有私设,有严重ooc(呜原谅我还不太能掌握这几个刺头的性格)

♢原梗为摆渡人,撞梗致歉

♢文笔渣求原谅。

*下方正文

——————

摆渡人

01

一个白发紫眸的男子站在丘堆顶峰,冲着丘堆下一个金发的男子大喊

“嘉德罗斯,快过来!”

嘉德罗斯站在下面,似乎是在发呆。听到这一声,身体猛地战栗了一下。停顿,回头

“格瑞!”

大喊一声,然后狂奔上去

02

“格瑞!”嘉德罗斯不费吹灰之力冲上顶峰,拉着格瑞的肩膀,随之是掩不住的欣喜,几乎忘乎所以,便想拥吻格瑞,却在半路硬生生停下。目光在格瑞身上脸上扫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垂下眼睑,便是短暂的沉默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格瑞想抬起手拍拍嘉德罗斯打破这诡异的沉寂,却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被另一只手悄悄拉住

“格瑞 ,我想你了……”

03

格瑞被嘉德罗斯拉住手,没有撤回,没有反抗,只是略微皱了皱眉,然后反扣上他的手,将他拉住,不容置疑

“跟我来!”

04

格瑞拉着嘉德罗斯的手,在前面走着,到后来,渐渐地加了些速,然后踏上了一片长满野草的荒野。嘉德罗斯也不言语,只是撅起嘴,默默被他拉着,并不挣扎

就这么走了好久,临近日暮,在荒野的缝隙间,看见了一座孤零零的木屋,走上前细看,发现它宛如一个小型的荒野,杂草丛生,破败不堪

但格瑞丝毫没有嫌弃,就这么领着他进去。

反身,将破烂不堪的木门勉强关上,找了一些木板来挡门,又找了一小堆草垛,生了火

回过身,看着那个一直注视着自己一举一动的男子,紫色的眸子眯了眯

“去休息,嘉德罗斯。明天还要接着赶路。”

那个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男子金色眸子中的光芒不减,听到这句,深深看了一眼对方的宛如宝石般深邃的紫色眼眸,然后轻轻说了声

“好。”

05

半夜的木屋外并不风平浪静,即使是塞住耳朵也能清楚听见木屋外,一声接一声野兽的嘶嚎。两个看似很熟的人就那么呆在木屋内,一个半坐着,一个半躺着,两人之间隔着好大的位置。屋内很安静

谁也没说话

06

第二天清晨,格瑞悠悠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睡着了,蒙地跃起想将嘉德罗斯唤醒,却看见那个本该躺着睡在火堆旁的男子不知何时早已站在了屋外。今天是个好天气,初日的金光撒在他的身上,宛如神明一般

“格瑞,”他听见了身后的动静,“我们接着赶路吧,你要向哪走。”回过身,是一个灿烂的笑容,冲着屋内那个微微发愣的男子。

“嗯,”格瑞缓过了神,轻叹了口气“走吧,嘉德罗斯。跟着我。”

07

度过了第一个夜晚的尴尬,嘉德罗斯就好像变了个人,不,准确来说,是变得和个大小孩似的:白天在荒原上飞奔,一个不注意就没了影,好不容易找着了人却好笑地发现一个大男人躺在密密的野草中睡熟了。难得的蝴蝶飞来,落在他鼻尖,像诗歌一般。

沉默的看了一会,格瑞毫不留情地唤醒了他,金色的睫毛微震,然后睁开了眼

“哟,格瑞!”他说,“终于来了,我这一觉睡得可香了!”

啧,格瑞皱着眉 “快起来,天要暗了。”他说。

“嘿嘿,格瑞你放心好了,谁怕那些渣渣啊。”

我怕。格瑞这样想着,将嘉德罗斯一把拉起,向着远方的下一个小木屋走去

08

他不记得这是与嘉德罗斯在这片荒凉而危机四伏的荒原上行走的第几天了,格瑞将头埋在臂间,坐在木屋的地板上,沉思

嘉德罗斯,他真是个很大的问题,格瑞这样想着。

在第一天踏上这片荒原开始,嘉德罗斯就从没问过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只是不言不语地跟在他身旁,
有时淘气似得跑出去,找到他时,却依旧只是一个人不知死活地或坐或卧,金色的瞳眸注视着远方荒原的地平线,嘴角带着笑

真的,格瑞很头疼,他不知道嘉德罗斯他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总觉得那张脸留给过他很深的印象,却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

但格瑞却深知一件事,这个嘉德罗斯,有着超乎想象的强大

09

格瑞回忆起了那天,天色都已很黑了,他们却还未找到那个容他们身躯的小屋,格瑞心中万分焦急,因为他深知,那群早已悄悄包围上来的野兽,是不会留给他们什么机会的。而且,嘉德罗斯,那个让他头疼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这群危险的家伙能将他分解的多么彻底!

也许是艺高人胆大吧,那个金发男子听到了“野兽”们的声音,顺手就从地上捡起一根鹅蛋粗细的木棍,大喊一声就往外冲,还不忘顺手拉格瑞一把

还好那一晚在嘉德罗斯挥舞的木棍和格瑞指尖偶尔闪过的电光中有惊无险的度过

完全的夜降临之前,他们终于找到了一间小小的救命的木屋,安全度过了一夜

10

嘉德罗斯从不问格瑞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即使被夜幕降临时突然扑上来的“野兽”擦破了手臂也从不发问,他总是在被袭击之前或之后,找到一件得手的武器,大喊一声“渣渣!”,将它们狠狠打烂

他也很少与格瑞有肢体上的接触了,只是不停眺望远方的地平线,眼中闪着不知名的期盼

11

日子日复一日过去,凭着两人的强大,在某一天太阳将落西山时,他们看到,远处,有一片平静如镜的湖。在夕阳余晖的反射下,闪着粼粼的光亮

“喂,”一直沉默不语嘉德罗斯突然拦住了正欲再往前行的格瑞,他说,“反正也大概是最后一天了,今天早点收工吧…”

格瑞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嘉德罗斯说,好吧?摆渡人。

12

夜的幕布早已让神明给遮上,有些破旧的小屋内,柴火噼里啪啦地响着,本该睡觉休息为明天做准备的二人却端端正正地坐着,却相对无言

直到,格瑞开口,终于打破这该死的沉默

他问,你知道你已经死了,而我不是你的那个格瑞
对吗,嘉德罗斯

明明是个疑问句,却被这个白发紫眸的男子硬生生转换成了疑问句

“对呀,”嘉德罗斯答,“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已经死了,而格瑞……”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

“而格瑞,我知道我死了后,便能与他相会了……”

……所以我很开心,开心到……

……我差点把你当成了格瑞

12

这个不是格瑞的白发男子,我们姑且称他为瑞格吧。听到这里,突然仰天大笑,然后听到四周随之附和的野兽长鸣,又赶紧捂住了嘴。

瑞格脸上原本属于格瑞冷漠的神情立刻消失,换成了痞子一般的笑。将原本扎在额头的发带向后脑拉了拉,使得额前的碎发全部箍在脑后,然后晃了晃头,才开口继续说:“你说你早就知道了,怎么不早说。你不知道本大爷这一路上为了假扮你的小情人把你顺利带到这里废了多大心思吗!”停了停,他喘口气接着说,“还有那个该死的系统!凭什么有这个设定摆渡人得化成灵魂心中最信赖(依赖)的对象的外貌和性格啊!烦死本大爷了。喂,灵魂,你为什么不早说!”

嘉德罗斯撇撇嘴,丝毫没有耐心:“切,渣渣不配知道原因!”

13

暂名为瑞格的摆渡人好笑地挥了挥手,就好像一个大人不和小孩子计较。然后翘起二郎腿,将手枕在脑后,迷着眼睛问一旁看到他这个表情动作咬牙切齿的嘉德罗斯:“喂,灵魂,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明天就是这趟旅行的最后一天了,本大爷心情好,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赶紧问。”

听到这里,一旁原本还一副将欲打人模样的嘉德罗斯忽然冷静下来,托着下巴思考着。半晌抬起头,呆呆地问:

“喂,你觉得……我,眼熟吗?”

14

听到这里,瑞格突然坐起身,也是直勾勾地看着嘉德罗斯,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好一会,才开口说:

“其实……刚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在哪见过……你这么一说……好像想起来了……”

“!”

15

“好像……在很久以前,在我带一个长得和我现在这样的灵魂时,我就是化成你的样子……”

瑞格看着旁边小水洼中倒影着自己的影子,缓缓地说
“那个灵魂的名字……好像叫格瑞。”

…………

16

短暂的沉默后,瑞格抬起头,再看嘉德罗斯时,发现他整个人都埋在膝间,身体微微颤抖。

正当瑞格琢磨着他的灵魂怎么了时,嘉德罗斯先开口了
“喂,渣渣…”,他说,声音有点哽咽,“那个名叫格瑞的灵魂,走过了这篇荒原吗。”

瑞格沉默了,思考了好久,然后用那双紫色的眼眸看着嘉德罗斯。他说

“那个格瑞,他说在荒原的那一边等你。”

17

新的一天,艳阳高照,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嘉德罗斯更加的狂放,那个原本平时冷漠的格瑞也突然热情起来

穿过了那无尽的荒原,度过了无数的凶险,眼下终于到了,那金色的界限边缘……

18

度过了那么多天的煎熬,我终于带着我最讨厌的灵魂来到了这灵魂最终的目的地,这个讨厌的灵魂,嘉德罗
斯,在穿过金色界限边缘时还和我唠嗑,还冲我竖起大拇指,笑的一脸灿烂的说我一定是渣渣中的好人?!

……哦这是谢谢了你们这些该死的狗情侣

完了还不忘嘚瑟什么“祝我们幸福啊,渣渣摆渡人!”、“你也会找到自己的真爱的相信自己吧渣渣!”

……喔嘉德罗斯是吧,记住你了。你就等着自己一时笑的开心吧回头看你那宝贝小情人看你这么快就来了还不neng死你去

好的拜拜了讨厌的灵魂

我这么想着,终于可以换回我最喜欢的面貌了,虽然马上要去接下一个灵魂,可在中途换换面貌也是不错的

这么想的,我也这么做了,顷刻,白色中长发换成了黑色短发,紫眸还是紫眸,额上黑色的发带也换成了印着星星的头巾。外套,夹克,长裤。

出去走了不远就遇到了个穿着增高鞋的男人,兴致一高了,一脚踹向他后腰

“哎哟,恶党!”正在一边走一遍哼歌的增高鞋男几乎摔了个狗啃屎,站起来哼哼唧唧几声就从旁边捡起两根树枝反击

我快速闪过,道:“本大爷才没有闲情雅致陪笨蛋在这瞎闹。我们可是摆渡人,哪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快走了!”

那个男子又嘀咕了几句,无奈叹口气,说声“看在下一个灵魂有可能是小姐的份上饶过你”后赶紧跟了上来,还是趁机踹了我一脚

唉,我摆渡人枯燥而无味的人生!虽然常常要遇到讨厌的灵魂,可有时能有这样的日子,时光,好像不是全都那么无趣。

那,将就下,就这样吧。

不知觉中和那个男子殴打成一团的我,这样想着。

——end——

一些话:相信大家看出来了,这是一篇没有真正的瑞的嘉瑞文,我这个格瑞的亲妈厨实在是不好意思,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一篇小甜文了(吧?),后面嘉瑞见面的场景留白,也许是为了给嘉德罗斯一个更好的机会与格瑞做一些亲密的事吧【bushi,额嗯也许会有一个以嘉德罗斯为视角的番外?(当然对于我这个懒到极致的人来说是不可能有后续的吧(不是))…………

至于结尾传说中的安雷,其实应该是友情吧(⊙_⊙)……反,反正就是写的很差啦(呜哇T^T),下,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结尾问什么一直不写那两人的名字……额嗯我想吧就是摆渡人要变换成无数个人无数个名字,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准确的名字的……反正大家心里知道他俩是谁就好(滑稽(bushi)),还有变换成自己最喜爱的相貌和那个化成变化的那个人的性格也是我擅自加的!原文中没有没有哦(笑)。

嗯总之就是这样,我写的差,先溜了溜了…………

求各位大佬点评!!!!!

一场因为谁都没来而引发的惨剧

一篇我还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噗你够了
应该是我在看19集之前想到的梗
本来早就写了一点了,因为我懒还是拖到了几分钟前才搞定
反正是巨OOOOOOOOOOOOOC就对了
看得时候千万不能带脑子
不然这一切都会显得咋都不像话(?
哦对了
新人二次发文
多多包涵
以上
下方正文(悄悄告诉你写得超辣鸡(噗))
(高能! )
一一

18集播出后,不少瑞厨幻厨都给凹凸剧组寄来了支票和刀片,变卖后就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丹尼尔看着,心里挺高兴,便在“凹凸我羊哥”这家烤羊肉店订了一只烤全羊,向凹凸剧组所有成员发了个短讯,邀请他们晚八点来吃烤全羊

当晚,丹尼尔大人一脸笑意地推开了二百三十三号包厢,又好像看到了什么诡异的情景,又抬手看了看手表,抬头看了看包厢号,“没错啊。”丹尼尔暗暗嘟囔了一声,再次推开了包厢门

一个人都没有

时间转入今天下午…

“格瑞!”金从远处瞅见了格瑞,一脸欣喜地跑来,想要一把抱住,却被他立马推开,只好嘿嘿地尬笑了两声,然后神色一转,问

“格瑞,今天晚上的烤全羊宴会,你去吗?”

“不去。”

“诶!免费的大餐你不去吗,问什么呀?”

“烦。”

格瑞的眼神缥缈,似乎还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


…他才不会告诉金今天超市牛奶全场三折限时限购呢!


“那…既然格瑞不去的话,我也不去了。格瑞今晚你去哪,我也去哪!”

“哼,免了吧,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


…这个千万要解决,不然金跟着自己去抢牛奶怎么办!

“诶,有重要的事吗?那……那我找紫堂好了。正好,可以去新开的那家游乐场转一转。”

“……也好,那你赶紧和他确认一下吧。”

…哇赶紧趁热打铁不然我的牛奶就没了!


“嗯……嗯好,紫堂,那就约好了,今天晚上见咯!”,金笑着挂断了通讯,“约好了!”

“那就祝你好运,我先走了。”

“嗯好,格瑞明天见!”

…哇哈哈哈保住了我的心肝宝贝哈哈哈买牛奶去了!

于是乎,格瑞,金,紫堂幻三人算是正式离队


“什么?今天晚上金不去,诶…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凯莉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坐在星月刃,玩把着手中的粉色小星星,好像愁眉苦脸地说道“啧,不去了不去了,那种粗俗之地怎是本小姐该去的地方~”。

靠在星月刃上,想起来什么的向下嘟囔着,“喂,讨厌的冰女,帮我占卜下,金他到底来不来。”

“命运的齿轮旋转着,神告诉他的仆人,……如果去游乐园的话,有可能碰到命里所寻之人。”

“嗯……游乐园…,哈,可是个好地方。喂,冰女,陪我去游乐园吧!就今晚!”

“唔…”

“哎呀我凯莉小姐的邀请还有什么好思考的?”

“唔……好呀”蓝发绿眸的姑娘笑了笑, 冲着天上的女孩

“啧!”那个号称魔女的女孩不知为何突然红了脸,别过身去“那……那就这样说好了咯,今天晚上去游乐园,可是去找金的!”

“嗯。”,姑娘依旧是笑着的

于是同样乎,凯莉和安莉洁也同样离队

“今天晚上有聚餐?啧,格瑞不去?”听到这里,嘉德罗斯脸上的小星星微微皱了皱“那么多渣渣混杂的地方…切,没意思。”

“那…嘉德罗斯大人的意思是……”蒙德祖玛扶着剑柄,沉声问。

“不去不去!听说超市新开了家电玩城,蛮有意思的样子…雷德,今晚就去那吧。”

“好的嘉德罗斯大人!祖玛,你也一定会去的吧!”一旁的雷德一脸雀跃

“…嘉德罗斯大人的意愿,我自然不会违背。”

本小队三人也同样悄然离队,走的依旧是那么的飘飘然


“喂,老弟。今晚聚会我们不去哈。”

“诶?老姐,免费的大餐不去,该不会是因为金……哎哟!老姐你干嘛打我。”

“都,都说了不是因为金!也不是因为那个笨蛋骑士(找马去了)不去而不去!”

“…老姐,你脸好红……啊!又打我。”

“总……总之就是不去啦!”

呆毛姐弟再加上一个隐藏的安迷修,也三三离队。

咱再来看雷狮海盗团

“今晚的聚会有谁想去!”

“我!我我我我!”佩利呐喊

“我听大哥的。”这是某个兄控说的

“唉佩利你别闹,雷狮老大还没说话呢。”某人笑摸狗头

“其实吧,聚会真没啥意思,尤其是那几个爱搞事的没去(安迷修也没去),就更没啥意思了。今晚撸串搞事去!好不好!”

“…好,好好好好好!吃肉吃肉搞事搞事!”佩利再呐喊
“我听大哥的。”这还是某个兄控说的

“佩利冷静点,我们跟着大哥就好。”某人依然笑摸狗头
“那就这么定了!兄弟们撸串搞事去!”

于是就撸串搞事去了


于是不奇怪的,雷狮海盗团四人离队

银爵也表示不去,至于原因……

你以为爵哥会告诉你是因为自从某次夜晚出去被人或当了路灯或当了鬼魂又或者是与各种人撞了个满怀后就再也不夜晚出去了!你以为真是这个原因吗!

…………其实真是…………

凹凸剧组其他人员也都因为种种原因而离队,于是乎,减到最后……

除了我们的丹尼尔大人,一个人也没了!

…………

于是乎,就发生了开头所示的情景……

这家“凹凸我羊哥”的店主表示,订购的烤全羊套餐,是不可以退的,打包带走什么的,也是不允许的

不能浪费!这是我们丹尼尔大人,气的几乎背过气之前,大脑里唯一盘旋的话

哦,不对。其实还有一句

回头整死他们去那群没良心的混*



那个一人吃了整只烤全羊的男人!整个“凹凸我羊哥”都在谈论这件事了。在将最后一块羊肉放入嘴中,在吃撑到昏迷前,打了最后一个电话

“小……小黑洞……洞吗,明天,明天拍……拍的19集,你过来……过来一下。”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19集…

第二天,拍摄中……

“格瑞!不对,那个摔倒的镜头不对,重来!”

“啧,嘉德罗斯你砸的不够深,再来!”

“安迷修不对不对不对,你那个倒下的镜头不对,重来重来重来!”

“小黑洞,等下小黑洞,这个砸的方式不对,砸雷狮的方式不对,(再用力些)。嗯对,这一场砸雷狮的镜头再来一遍。”

格瑞/嘉德罗斯/安迷修/雷狮:wos这打你二大爷今天怎么了?抽了哪根筋了?被小姑娘给踢了?

丹尼尔:我去你*的二大爷撑死*子了

今天的凹凸剧组,一如既往地和谐着呢

——end——

PS·啊啊啊对不起啊各位大佬!如果把你们心目中的形象毁了的话实在是万分抱歉啊啊啊(作为一个瑞吹我已经把我的格瑞给旧设了(噗))。第一次写全员,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PS·哪位仁兄大佬能教我怎么划横线啊!(就是划掉),跪求!

PS·求各位大佬指教!

一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噗你够了
反正是巨oooooooooooooc就对了
巨短小,微妙,看得时候千万不能带脑子
不然这一切都会显得咋都不像话(?
哦对了
新人首次发文(并不其实是段子)
多多包涵
以上
下方正文(悄悄告诉你就那么一点点(噗))
【高能!】

——————————————————————————————

嘉德罗斯跪在墓前,手颤抖着,摸着眼前冰凉的墓碑,泪水陡然落了下
“格瑞,我恨你……”
……丢下了我,一个人活着……
那是人造人第一次感受泪水的落下,也是最后一次





在附近的一个墓碑前,格瑞沉默的吻上了一块墓碑
“对不起,嘉德罗斯……”
……我丢下了你,一个人苟延残喘……
那不是格瑞第一次亲吻嘉德罗斯,但与前几次的却都不相同


他们抚摸上的墓碑,吻上的墓碑
上面,都印着对方的照片
“我恨你…”
“…对不起”